亚虎娱乐是正规的吗

关于我们 王扶林:有敬畏之心,才有经典之作

201904月04日

关于我们 王扶林:有敬畏之心,才有经典之作

原题目:王扶林:有敬畏之心,才有经典之作

  【大家谈经典】

  开栏的话

  何为经典?经典便是经过时间沉淀和大浪淘沙后依然历久弥新的传世之作。它书写和记录了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变迁,捉拿和反映了人们生活和情感的改造,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新中邦成立以来,我邦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温润心灵、启迪心智,至今为人们所称道。在新中邦成立70周年之际,本报开设《大家谈经典》栏目,约请文学艺术领域的大家名家,畅谈经典创作的故事和心路历程,以期为当下文艺创作带来经验和启示。

  午后的阳光让客厅的一角明亮而温暖。王扶林身着格纹外套、一条深蓝色牛仔裤,靠在沙发上,儒雅中透着几分时尚。聊天中,王扶林的脸上时不断泛起淡淡的笑容,阳光般和煦。

  执导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三邦演义》的确是时间有些久远的事情了。王扶林抬头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说:“《红楼梦》已经播出近32年,《三邦演义》播出25年。我是沾了曹雪芹和罗贯中的光。”

  有人说导演只要有一部代表作,就可以受益终生。王扶林执导的新中邦第一部电视连续剧《敌营十八年》在当时全民收看,万人空巷。之后导演的87版《红楼梦》和94版《三邦演义》接连成为中邦电视连续剧史上的扛鼎之作,牢牢占据了亿万观众记忆的内存空间,至今难有超越者。

  红楼一梦三十余载,再回首时芳华依旧。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三邦演义》为何能经久不衰?王扶林回了四个字:“敬畏之心。”在他看来,“对待文学名著必须有敬畏之心,改编的首要原则便是要忠实原著,不行损害原著精神。”

  心有所畏,行方有所循。正是抱着对中邦传统文化的敬畏,王扶林“开辟鸿蒙”、披荆斩棘,筑造了中邦电视连续剧的多座高峰。

  1、每次改编名著都是一次朝圣之旅,心中充满敬畏,脚下如履薄冰

  好作品的秘诀是什么?

  “剧本!”王扶林的回答斩钉截铁,“没有质量过硬的剧本,一切都是妄谈。”

  虽然已退休多年,王扶林现在念兹在兹的仍然是他挚爱的电视剧。“现在很多电视剧只靠名义上的花里胡哨博眼球,弄几个明星来撑场面,这是站不住脚的。电视剧能不行吸引观众,还是要靠作品的质量。我们在动笔写电视剧《红楼梦》剧本之前,光研究原著就用了一年时间”。

  87版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质料图片

  20世纪70年代末,王扶林去伦敦考察,回来后便提出:“英邦可以把莎士比亚的作品拍成电视剧,我们为什么不行让中邦古典作品见诸荧屏?”当时中邦尚无改编名著的先例,他的提议只能暂且搁置。

  机遇很快就降临了。1982年,中央电视台台务会正式决定开拍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导演就由王扶林担任。

  接到任务后,王扶林的心情“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多年的梦想竟如愿以偿,惧的是对名著改编尚心里没底。王扶林只在青年的时候浏览过《红楼梦》关于我们,并没有通篇看下来。不懂原著,怎么能拍好电视剧?王扶林心里有些打饱,便请教了红学家吴世昌。吴世昌建议他先召开一个座谈会,听听红学家们的意见。

  1982年的冬天格外冷,在中邦音乐学院的一间屋子里,挤满了红学家,热烈的讨论声盖过了屋外北风的呼啸声。

  “大部门专家都觉得这个事情很好,但也有不少专家担心能否改好。”王扶林心想,本人初出茅庐,能干起来就不简单了。他不绝很信服铁人王进喜的办事哲学——“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谁来改”“怎么改”成为首要问题。“有人熟悉影视编导,但不懂《红楼梦》;有人懂《红楼梦》,但不熟悉影视编导。两者兼而有之的人很少。”权衡再三,王扶林最后建议台里找懂原著的人来改,“不熟悉影视编导,可以找人协帮。但不懂《红楼梦》,很难在短时间内学通”。

  王扶林为光明日报题词:“光明日报是我的良师益友。”光明日报记者 刘江伟摄/光明图片

  红学会推荐了北京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周雷、曾写过电影《谭嗣同》剧本的中央党校研究员刘耕路以及淮北师范大学讲师周岭,三人组成编剧组。中央电视台还接受王扶林的建议,成立了顾问委员会,邀请王昆仑、沈从文、启功、吴世昌、吴祖光、周汝昌、曹禺等一批红学家和剧作家加入。

  人前体现得干劲十足、信心满满;傍晚回到家,盯着房顶,整夜不行入睡。“《红楼梦》的改编,事闭祖邦文化遗产的传承,千万不行搞砸了。”王扶林说。

  王扶林向台里请求解除他日常录播节目的任务,用一年时间研读原著,翻阅有闭学术文章。遇到不会的问题,就向红学家们请教。尽管如此,在红学家们讨论剧本的时候,他仍不敢插话,害怕本人理解太肤浅。“那时每天都像踩着地雷,小心翼翼地走每一步。”

  1987年5月,《红楼梦》的热播犹如一声惊雷,唤醒了古典文学名著改编的春潮。两年后,中央电视台计划将《三邦演义》改编成电视剧,当时很多导演主动请缨,台里决定还是让王扶林担任总导演。

  改编的经历总算有了,但拍《三邦演义》如同要跨过另一座险峰,一切要从零开始。王扶林和五位分导演仅研究剧本就花了8个月时间,每周讨论一次,每次讨论两集左右。导演和监制必须参加讨论,其他主创人员有时间也要过来听。“那时,会议室里满满都是人,很多人主动来听。他们觉得听专家讲解,可以加深对小说的理解。”

  一个小细节往往就会计较很长时间。在“煮酒论英雄”一场戏中,曹操试探刘备是否有野心,他指着刘备,后又指着本人说:“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尔。”改编者害怕观众听不懂文言文,就想改成“惟使君与曹操尔”。为此,剧组专门开了一次会讨论,最后决定不加“曹”字。“小说里的话,演员说起来很有气势。如果加了,就体现不出曹操的狂妄自大和不行一世了。”

  6个编剧、5个分导演,84集电视连续剧、近4年拍摄周期……这样的情况下,想让改编的风格统一,难度可想而知。压力有时也会成为攀登高峰的基石。王扶林与其他主创人员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既对情节走向有总体把握,又从剧本的细枝末节问题抓起,就这样一步一步完成了这部鸿篇巨制,实现了剧情发展统一、画面语言统一、人物性格统一、艺术风格统一。

  看似平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在王扶林眼中,每次改编都是一次朝圣之旅,心中充满敬畏,脚下如履薄冰。“对待名著改编,必须拿出搞学术研究的态度,突击性完成古典名著改编是绝对不行以的,没有深厚文化积淀的话,绝对不行以。”

  2、“我从来不敢回头看我拍的东西,总觉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准确,准确,再准确!

  王扶林犹如一名木匠,仔细雕琢本人的作品,细致入微。“改编名著的目的便是普及名著,让观众从原著中提升文化涵养,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广博。所以,每个细节都要尽可能地符合原著精神”。

  在小说《红楼梦》第七回中,贾府老仆焦大喝醉酒,朝王熙凤大骂,其中有一句是“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当时有人提出这句话有误,依照正常逻辑,应为“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请教红学家后,大家恍然大悟:“焦大喝醉了,说话肯定颠三倒四,曹雪芹这样写是有用意的。我们不行自作主张,随随便便就修改了。”

  还有一次是搭建荣邦府的景,府门前一个牌楼上写着“荣宁街”。搭景完成后,剧组请红学家们过来把闭,看场景是否符合小说设定。红学家们看了一眼就说:错了错了!荣邦府是弟弟,宁邦府是哥哥,应该是“宁荣街”。至今回忆起来,王扶林仍然唏嘘不已:“如果没有红学家把闭,不知后期将遇到多大麻烦。我们不行放过每一个细节。”

  把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是把一种艺术形式转化为另一种艺术形式。两种艺术形式分歧,叙事的方式也有很大分歧。既忠实原著,又拍得好看,方能“美美与共”。

  小说的第一回到第五回里,甄士隐从荣到枯,贾雨村从枯到荣,这个“小荣枯”是全书的一个缩影。如果要按全本内容来体现电视剧的话,这部门不行或缺。但电视剧终于分歧于小说,不行播了很长时间,主角还没有出现。于是,王扶林就在忠实原著的基础上,把前五回压缩至半集,让观众能很快看到黛玉进府和宝黛相会。

  “如果只照搬原著、以文学的方式塑造形象,电视语言得不到充分发挥,即使故事铺陈得再好,也很难满足观众需求。”王扶林始终维持着这样的原则。

  没有明星,全部起用新演员——87版《红楼梦》的这个做法在当时让很多人觉得不行思议。“我并不反对使用名演员,因为明星的号召力不容忽视。但挑选演员,前提是符合原著的要求。林黛玉进府时只有十一二岁,找年龄稍大的演员来演,就不是那个意思了”。

  王扶林举了一个例子,在“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一场戏中,林黛玉在床上午睡,贾宝玉揭起绣线软帘,爬到床上唤醒黛玉,二人面对面躺下。“如果让二十七八岁的知名演员来演,两人在床上拉拉扯扯,很难体现出两人的纯洁感”。

  一切为了更好地呈现小说原貌。王扶林向台里申请10万元经费,举办了两期创作人员培训班。他和编剧、监制从全邦选出60名学员进培训班,大部门学员都名不见经传,有的甚至从来没有演过戏。

  位于北京西北郊的圆明园草木萧疏、苍凉寥落,却因为《红楼梦》创作人员培训班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演员的学习生活放置得十分紧凑。早上是形体训练,上午请专家讲课,下午是扮演练习,傍晚学员穿上小姐、仆妇的服装,练习琴棋书画。“让演员跟角色谈一次爱情,看到底合适不对适”,王扶林如此形容。

  一群不会演戏的年青演员,却成就了众多经典荧屏角色。红学会副会长胡文彬曾评价《红楼梦》:“忠实地再现了曹雪芹笔下数百个形象鲜明的人物,把毁灭了的美重现在广大观众眼前,这不会由于时间、地点及形式的分歧而改变其价值。”著名红学家周汝昌称赞该剧:“乍展荧窗百态丰,鲜葩阆苑粲新红。朱楼搬演多删落,首尾全龙第一功。”

  87版《红楼梦》已重播千次,成为亿万观众心目中的经典,但每次提起来,王扶林都有数不清的遗憾。“我从来不敢回头看我拍的东西,总觉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比如镜头语言比力粗糙,有些演员契合度还不敷。”

  贾宝玉第一次见林黛玉时说:“这个妹妹我好像在哪儿见过。”由于当时拍摄条件所限,王扶林没有将“太虚幻境”“神瑛侍者”“绛珠仙草”等情节列入拍摄计划。没有这些场景的铺垫,贾宝玉说的这句话就会有些突兀。“如果能够及早发现,用‘闪回’处理一下就行。还是读书太浅,对原著理解不到位。”王扶林把头转向一边,表情凝重起来,似乎在跟本人生气。

  3、“搞文艺创作还是要纯粹些,首先应保证质量”

  临近薄暮,凉风乍起,王扶林裹紧外套,继续聊着电视剧创作。日常生活中,王扶林的话很少,但只要提起《红楼梦》《三邦演义》,就会让他的话匣子打开。

  “领导的支持很重要”,王扶林经常挂在嘴上,它不是一句客套话,更不是一句奉承话,而是他多年拍电视剧的深刻感悟。

  《红楼梦》主题曲谁来写?当年,在这个问题上颇费思量之后,王扶林找到了王立平。不料,台里有人写信给台长,指责王扶林竟然找一个写流行歌曲的人作曲。《红楼梦》总监制戴临风把这封信拿给王扶林看,王扶林心凉了一半。戴临风问王扶林的意见,王扶林仍维持让王立平作曲,戴临风当场决定:“照你的意见办!”后来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一曲《枉凝眉》,成为中邦音乐史上的一座高峰。

  类似得到领导支持的事情不胜枚举。《红楼梦》拍摄期间,有人写信给播送电视部部长,夸大其词称剧组风气不好。王扶林心想,拍不行了,领导肯定让他们停工整改。没想到有一天在楼梯里,王扶林碰到了时任电视剧制作中心主任阮若琳,把担忧告诉了他。阮若琳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告诉王扶林安心拍戏,“有事我担着!”

  “一部戏的成功,不是一个人的功劳,而是集体的智慧。”在采访中,王扶林反复对记者说,“戏剧是一门综合艺术,导演是组织者和领导者,不行一人包打天下。做一个电视剧导演最重要的实质便是能够做到团结全剧组人员,尊重他们的创造精神,并把这一切吸收过来融会贯通在导演统一的构思中。”

  “黛玉进府”这场戏,王扶林正本设计用七个分镜头来拍。当时,摄影师李耀宗提议说,可以用一个长镜头来拍,这样更具连续性。“我们认为李耀宗的想法很好,就决定用一个镜头来拍,这也成为电视剧里一个很经典的镜头。”王立平后来撰文回忆说:“倘若没有团结一致、相互帮扶的团队意识,没有不计名利、不计个人得失的职业操守和把该做的事情做好这样一个目标,绝不行能共同完成伟大的业绩。”

  “市场经济对文艺创作产生了必然的冲击,有时让大家变得很浮躁。”王扶林说,“搞文艺创作还是要纯粹些,当然要考虑回报,不行只投钱不赚钱,邦家也吃不消。但首先应保证质量,其次才是经济效益,不行一味地追求赚钱。”

  在王扶林家的客厅书架上,摆着一座崭新的奖杯。本年年初,安徽卫视将“2018邦剧盛典·变革开放四十年特别贡献人物”的称号授予王扶林。节目组在邀请函中写道:“正是王扶林先生与一代电视工作者对艺术的共同热爱、敬业踏实、不骄不躁、不懈付出,才托举了一部部超越时代、广为流传的经典之作,为每一位电视从业者树立了职业标杆,也让邦剧精神薪火相传。”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记者结束了采访准备拜别,王扶林起身相送,客厅里的灯光辉映着墙上几张王扶林拍戏的照片,记录着一个杰出导演的荣光。

  (光明日报记者 刘江伟)

  《光明日报》( 2019年03月26日 09版)

(责编:李枫、袁勃)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拟于今年春天向设于埃及西奈半岛的“多国部队观察员团”派遣陆上自卫队员,以负责监视以色列和埃及停战活动。这再次凸显了其为扩大自卫队海外活动范围“解扣”的意图。

格隆汇3月31日丨*ST哈空(600202.SH)公布,公司于2019年4月1日披露《关于公司股票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公告》(临2019-018号公告),公司股票将撤销退市风险警示。

【17173新闻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一段时间备受争议的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可能进入了离职倒计时。《体育图片报》和《图片报》在德协总部和德国足球联盟处得到信息,潜在的继任者已经浮出水面。

NBA是个充满激情的联盟,巨星们用一次次的热血表演冲击着球迷的视线,詹姆斯现役联盟第一人,虽已33岁却依旧无人能挡,哈登本赛季开启MVP模式带火箭高歌猛进,威少也用一次次惊人的突破带着雷霆逐渐走向正轨。众所周知,在NBA打球的基本条件,要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才能应对激烈的身体对抗。

中金公司于三周前(3月13日)在上海证监局官网发布聚辰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工作进展报告,聚辰股份决定将拟申报上市的板块由上交所主板变更为科创板。

回到顶部

Powered by 亚虎娱乐是正规的吗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4-2019 代理加q1397701462 亚博 版权所有